Ben 的探險全記錄

關於部落格
每個人一輩子都在找尋令人自己感動的地方~

愛探險的 Ben,喜歡揹著相機,藉著緩慢的雙腳,可四處越野的單車,走訪那山野綠水,及人間的不知名小角落~
  • 10675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久違了,老朋友~北大武山

五年後的北大武山登山路口,因88風災的關係,路斷了。
靠著山友的努力,林務局修護部份路段,往北大武山的路通了,
但,路也更遠,更不好走了。

這一次,
Ben一起來走的朋友,有兩位,
一位是同事-昱翰,一位是5年攻頂未成的惠婷,
在新的登山路口,著裝皆齊,準備上山。 



這趟旅程,一開始就面對2公里的苦艱上切,
讓因上進修學院,久久未運動的惠婷,走得分外吃力。



五年了,很難想像,當時來到這個地方,只要開車上來,
而且還不見得找得到停車位!
現在,來到北大武山的登山口,得多花 1個半小時,才走得上來。



水災的威力真大,原本北大武山步道的路都不見了,多了一些高繞路線。
原步道只見樹林密佈,現在,看得到山腳的河谷,及滿滿的落石。




 
在步道上奮戰了 2 個小時,终於走到了 2.25KM的第一個休息區。
昱翰第一次重裝上山,走到這體力也耗損得差不多了;
惠婷的狀況更不好,原本腳疼的她,走到這氣力已盡了;
當時,只能休息30分鐘,看是否狀況可以好轉!
順便,也把他們身上的一些裝備,帳篷進行轉移,節省體力,
不然,還有 2KM 的路要走,還有三角點要去,可不能在這就停下來。


接下來,往光明頂的路,是Ben印象中,最硬的一段路,也是最美的路。
因為,當您抵達光明頂,登上陵線,看見南大武山的那一刻,
辛苦,真得值得。

 
走了一個多小時,大伙都登上光明頂,心情也都輕鬆起來,
因為,今天的營地,檜谷山莊,只要再走200M就到了。


整個南大武山,都被雲瀑給覆蓋了,真是美。
這份美景,Ben 打算等等再來看,現在的要務,是快去營地,
把營紮起來,把中餐吃一吃,休息一下,等PM 06:00一到,
再來這,看最好的夕陽。
 

 
由光明頂往下走約10來分鐘,抵達了檜谷山莊,北大武山的五星級飯店。
只是今晚,我們不睡那,而是睡營區。


 
今晚,就睡這邊吧!


闊別五年,原本的營區,是沒有露營棧板;
現在,有了,也更舒適了。
還是,廢話別多說,吃完中餐,趕緊打個肫,
等著看夕陽的美景,及凌晨午夜的夜攻三角點。
 



欣賞夕陽美景的時刻將近,在檜谷山莊過夜的山友,吵雜的聲嚷,
全都搬到光明頂上來了,大家都期待著,夕陽的金暉,
灑在南大武山的那一刻。

今日的雲海,果然沒有令大伙失望,只聽到相機快門聲,不曾間斷,
讚頌聲不絕耳。
今日上伙上山的辛苦,頓時拋到九霄雲外。



重軸戲,終於要上場了,這短短15分鐘的SHOW
將會把今天所有的行程,都劃上句點。
在夕陽落下的那一刻,一起欣賞這憾動人心的"自然的脈動"!



看完了夕陽,所有人也回檜谷山莊,埋鍋造飯了。
吃完晚餐,所有人也早早就寢,養精蓄銳,準備午夜的夜行。

而Ben原本的打算,是凌晨0:30 起身造飯,01:00 準時上路;

惠婷也因為睡眠品質不佳,及前一天上山過於疲憊,
沒法跟我們走上三角點,只剩我及昱翰同行,
搞笑的是,Ben 居然沒有帶頭燈上山,哈哈,這下子夜行真得麻煩了

沒辦法,只好由昱翰打頭陣,Ben 循著他的腳步,兩人就這樣摸黑上山。
過程不用多說,沒載頭燈的Ben,原本可藉著月光,走上三角點。
但是一過大武山神木之後,路況變了,原本該上切的路不見了,
換來的是,滿地的落石,看樣子又得多繞一段路。
無奈,走到7.2 KM的路口,山上開始下起雨來,路上濕滑,又路暗不明,
讓Ben 跌了好幾次狗走屎,好在都沒事發生,但就老山友的說法,Ben 這樣上山,真得是找死,令自身陷入危境!

就這樣,Ben 及昱翰兩人互相提攜,AM06:55,終於抵達三角點。
只是下雨的天氣,北大武山的日初沒了,換來的,是兩個在三角點,
瑟縮的留影的身影,真得是冷死人了。
 
接下來下山的天氣仍不見好轉,雨就像用灑開的一樣,
140度角狠狠地往臉上而砸來。
這個時候,Ben也只能拿著不防水的相機,記錄上山的一切,
好讓Ben 下山時,可以回想當時上山的慘烈。

當您看到到這個石坡,就表示三角點到了。



由大武祠要上北大武山三點,得走過兩個假山頭,且埋身在箭竹林裡鑽。
最後一段上坡,要爬昇快80米,通常走到著,氣力都放得差不多了。




那更不用說,還有兩個拉繞的路段。 



 走到塌陷地,就表示最後一個上坡到了。


走了30多分鐘,雨不見停止,反而風吹越大,雨下越強!
讓Ben的相機鏡頭,都起了霧氣,想拍也沒得拍了。
 


大武祠,台灣最高的日本神社。
很難想像,早期的台灣,日本人選在這裡蓋一座神社。
而原本供奉在佛龕裡的菩薩,已不在了;
取而代之的,是原住民的神靈-百步蛇。
話不多說,Ben馬上掏出銅板,祈求大武祠裡的山神,保祐Ben 一行人,
可以在這風雨下,平安下山。


北大武山步道的危地,走到著若不緊抓繩索,可能就會腳滑而直下山谷。


在這個路牌之前,原來還一段是往南大武山的路牌,應該是在6.5~6.8KM這一段。這一次上山,這條舊路,已經是危石崩地了,再也沒有機會看到了。
 
樹倒路塌,北大山的路況,真得不是普通的糟。


北大武山最後一個水源地,若想在大武祠紮營,
這裡就是最後一個,可以補給水源的地方。



最後的記錄,就大武山神木了。
想不到,這尊神木,竟撐過88水災,屹立至真,仍生意盎然。


辛苦了9個多小時,終於返回營地了。
想不到,山上刮風下雨,這裡卻陽光普照,
偶爾疾風吹過,帶著一絲絲的雨氣,飄漫的森林之間,加上陽光的射入,
光影交雜構成的景象,真得是美呀,令Ben的相機快門沒有停下記錄。



沒有多久,昱翰也平安下山了,大伙在檜谷山莊休息了一個多小時,
用餐及收拾裝備,算一算下山的時間,在PM01:30 拔營下山。

離開之前,請在山莊的山友,幫忙拍照留念。
心想,
這一次離開,不曉得下一回上山,是什麼時候了! 


走在下山的路上,回首凌晨風雨交加的稜線山路,在正午時刻,
已不見蓋山的烏雲。
猜想此刻,在三角點的風景,一定相當動人。
而這一次的遺憾,也只能留在下次的拜訪,才有機會達到;
只是,經過這一次的行程,想找一起上山的朋友,應該又少一半了吧!
哈,不說了,起身趕路囉!

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